拉面和乌冬日本面条界的两大头牌

时间:2019-11-23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当然如果天天吃一种东西未免烦闷,不过好在日本面条也多种多样,就拉面来说,都可以说是一城一味。而赞岐发源的乌冬则因为浇头不同而千变万化,不过万变之宗还是一个滑字。两

  当然如果天天吃一种东西未免烦闷,不过好在日本面条也多种多样,就拉面来说,都可以说是一城一味。而赞岐发源的乌冬则因为浇头不同而千变万化,不过万变之宗还是一个滑字。两者一刚一柔,成为日本面条的两大头牌。

  去日本玩要准备好充足的盘缠,虽然日本经济停滞了十年,但物价依然高企。不过回来的人都说,其实也有便宜的方法,那不过是把所有的餐食都在面馆里解决就行了。而日本的好处就在于,即便是平民食品,也要做得对得起天地馈赠,一碗面条也绝不含糊。所以即使你为了省钱放弃食物的多样性,也完全不会因为粗制滥造而破坏了旅行的心情。

  当然如果天天吃一种东西未免烦闷,不过好在日本面条也多种多样,就拉面来说,都可以说是一城一味。而赞岐发源的乌冬则因为浇头不同而千变万化,不过万变之宗还是一个滑字。两者一刚一柔,成为日本面条的两大头牌。

  在日本,河原成美有“拉面大王”的美誉,所以难怪他创立的一风堂在花城汇刚刚开业,周围的店铺都还空空落落的时候,自家门前的等位队伍却能拐几个弯。一风堂从1985年开业到如今,在全球已经开了八十多家分店。虽然相距千里,但是招牌的拉面却能全球同此一炉,保持味道精确还原。

  除了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九十度鞠躬大礼”的日式服务,顾客几乎是被热火朝天的“欢迎光临”之声内外呼应着拥进店内。早就听说,赤丸新味、白丸元味一定要尝。恰逢一风堂的行政营运总经理矢野亮太也在店内,于是就问起来赤丸和白丸到底是什么意思。原来当年一风堂只卖一种拉面,没有名字,就叫拉面,用白碗装着。后来推出了另一种拉面,为了区别必须起个名字,于是原售卖的白碗盛的就是原味,新推出的拉面叫做“新味”。“丸”在日语里有圆的意思,正好跟碗的样子很像。根据白色与红色碗的不同,就有了白丸与赤丸的命名。不论白丸还是赤丸,都是最具风格的博多拉面。若问博多拉面的特点,最重要的就是豚骨汤。白丸拉面用浓郁温和的猪骨汤底、博多传统风味的特细面条,以及由猪肩位特制薄切叉烧,再加上黑木耳、新鲜豆芽和葱粒。先喝一口汤,真是浓郁异常,甚至放一会都能结一层油膜,可见大骨汤炖得足时足料。赤丸新味还配了秘制辣味酱料和蒜油,给传统加了新滋味。

  再把一风堂的菜单翻翻,真有新发现,札幌味噌拉面和东京酱油拉面也榜上有名。矢野亮太说就和中国兰州有牛肉面,四川有担担面一样,日本各地也有自己的拉面。和博多的豚骨汤拉面一样各执牛耳的札幌味噌拉面与东京酱油拉面也是一方佳肴。札幌味噌拉面的汤头用鸡骨熬制,味噌也是特调特选,这类汤头要先尝一口,再倒入黄油玉米粒,搅拌一下,再尝一口,又是一种微妙的浓郁。札幌拉面的面身跟博多的也不一样,是特质的曲面,比直面更弹牙爽滑,再加一个略带咸味的半熟蛋和两块爽口笋干,更多了几分层次感。东京酱油拉面在众多拉面中相对清淡,汤底混合了鱼汤和鸡汤,用昆布除去肉腥味,再加上和风鲣节和多种秘制酱油一起调制,搭配的面条是日本风味的中太曲面,清甜中又有余韵。

  如果说拉面在日本和在中国只是味道的变化,而面条本身还有着传承的影子的话,另一大日本国民面食乌冬就几乎完全是岛国原创了。乌冬在日文中写为“饂饨”,又作乌龙。有说法说乌冬的原型是中国南北朝的“水引饼”,在室町时代末期的16世纪定型。根据香川县的口头传说,乌冬面是由弘法大师空海从唐朝带回去的,因为濑户内海雨水稀少,很难种水稻而传授给赞岐人。

  之所以说乌冬特别,是因为其粗,其滑,其韧,其介于面条和米粉之间的口感。严谨到有点强迫症倾向的日本人当然也给乌冬面量身定制了一整套身份认证,来规范其诞生的“合法性”。现行的日本农业规范(JA S)中,圆面直径要在1 .7毫 米 以上,角面的宽度在1 .7毫米以上的作为“乌冬面”,以下的则为“日式凉面”,以此区分。

  在林和东华阳小学对面有个小得几乎看不见的日本小馆叫居心地屋,这里的乌冬面颇为地道,经常有日本大叔聚集,让慕名而至的中国妹子总有意外闯入之感。食物搭配不过是加法和减法。这里的山药纳豆乌冬不啻于是个连加算式。乌冬本来就是以光滑见长的面条,再配以生磨山药泥以及能拉丝的纳豆和富含黏液的秋葵组成了世界上最黏滑的面条。拿到筷子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插入面条向一个方向猛力大搅,吃起来更有好似舌头已经托不住了,瞬间就滑下食道深渊的奇异感。如果是爱乌冬的行家,最紧要的是点那款只有酱油和生鸡蛋的,乌冬的优良品质在没有他物烘托或者说是影响下最大限度地展现出来。通过这样一碗面,更能深刻理解乌冬面在江户时代中期以后风行的一个重要原因———酱油的普及。

  曾经有人说吃东西一定要去原产地,不然很难做到原汁原味。但矢野亮太说几个招牌拉面,在全球各地吃,都能保证是地道的原版味道。不过在面条的长短上却有些许改动。“日本人吃拉面是吸着吃的,会有很多汁水一起吃进去。而其他地方的顾客不会这样吃,所以面条的长度就有了差别。”但是在小菜上,和风之下各地都有不同。比如广州人爱吃菜,这里就推出了八宝菜,用卷心菜、青红椒、豆芽等八种蔬菜加上鱼类的汤水烹调,形成了菜单上全新的一员。还有之前的博多棒棒鸡沙律,也是参考了四川棒棒鸡制成的。不过有个好玩的地方可能只有在正宗的日本馆子里才能看到,日本拉面店卖得最多的除了拉面还有炒饭和饺子,这在中国都叫主食,往往每次只吃一种,但是日本人却经常一次点两种,不是拉面配饺子,就是拉面配炒饭,真可谓是主食爱好者的王国。